蓮師及其二十五弟子

梵咒的因緣

 

密教祖師蓮華生大士本為印度僧人,

故所修習教授的經咒本全為天竺梵語,

師的二十五位大弟子,

個個精通「梵語」、「藏語」,

常為蓮師轉譯各種梵經咒為藏經咒,

請看下面紅色粉紅色字體的說明:

作者:果濱

蓮華生大士簡介

梵名 Padma-sajbhava音譯巴特瑪薩木巴瓦),Guru-padma, Urgyan-padma西藏 Padma-hbyuv-gnas, Rin-po-che。為西藏紅教之開祖,是八世紀頃北印度烏仗那國人烏萇國(梵UddiyanaUdyana)就是烏仗那國,位於今北印度 健馱羅國北方之古國名,相當於今興都庫什山脈(Hindu kush)以南之丘陵地帶。相傳烏仗那國是大乘祕密佛法的地方,有人因修持密法而成就,修行非常隱密。一般人都不知道,等到知道,他們已成就而消失不見。如《大唐西域記‧卷三》云:「烏仗那國Uddiyana位於北印度……好學而不功,禁咒為藝業……並學大乘,寂定為業。善誦其文,未究深義,戒行清潔,特閑禁咒(《大正》五十一冊頁882中」)。

蓮花生大士最初住那爛陀寺,博通大小乘,稟性機警,善巧方便。請大家注意:蓮師既然是北印度烏仗那國,又在中印度那爛陀寺出家修學,所以蓮師本人所修所唸得咒語當然為印度本地的母語──「梵文經咒」。

  在唐玄宗天寶六年(747),蓮師西藏雙提贊王(藏 Khri-srov lde-btsan, 742797)之請,與寂護(梵 Canta-raksita)、蓮華戒(梵 Kamalacila)二人一同入西藏,王為之於拉薩東南方創建桑耶寺(藏 Sam-yas),經十數年乃成。蓮華生所攜入之印度密教陀羅尼及真言儀軌,恰合西藏原有信仰符咒巫術、鬼神崇拜之棒教,故益使民眾自然產生對佛教之信仰,蓮師遂宣傳瑜伽祕密法門,翻譯梵文經咒為藏文經咒,又現種種神變奇蹟,禳除鬼神妖怪等,為藏人所歸向。

一般皆以蓮華生大師為西藏古派密教,即紅教「寧瑪派」(藏 Gsav-svags-gbiv-ma)之初祖。蓮師之高徒二十五人均從事梵藏佛典之譯述工作,後編成《西藏大藏經甘珠爾》。又有關蓮師之著作,均收在《西藏大藏經丹珠爾》中,如《五種三摩耶》、《聖金剛手青衣成就法優波提捨廣釋註》、《金剛摧破陀羅尼釋金剛燈》、《吉祥世間尊空行成就法》、《祕密書狀》等諸書。──上述資料來源:《佛光大辭典》。

 

蓮華戒大師介紹:

梵名 Kamalacila。八世紀頃,印度,為中觀派之學僧。生卒年不詳。為寂護(梵 Canta-raksita)之弟子,曾於那爛陀寺教授怛特羅,後繼寂護西藏國王吃松雙提贊王(藏 Khri-srov lde-btsan, 742797)之請入西藏蓮華生大士毘盧遮那羅一起翻譯梵經為藏經。──上述資料來源:《佛光大辭典》。  

 

寂護大師介紹

寂護700760梵名 Canta-raksita印度學僧大乘佛教中觀學派衍化出之瑜伽中觀派創始人那爛陀寺Nalanda著名學者精通梵典經咒西元747西藏乞松雙提贊王Khri-srov-lde-btsan之請蓮華生上師 Padma-sambhava迦摩羅什羅 Kamala-cila同至西藏傳佈和翻譯真言密教,又稱靜命大師。──上述資料來源:《佛光大辭典》。

 

《蓮師二十五弟子》

本書由塔尚寧波車著。黃毅營翻譯

 

下面只是節選蓮師二十五弟子與梵文因緣的部份文字而已,並非全文節錄

  

本書前言

正如佛之教法由上師至弟子之審慎傳遞,密教自八世紀亦由蓮花生大士於西藏相迭傳下。於西藏朗達瑪之滅佛時期,此二十五弟子即保有及傳承此口耳之教授及密教之精華。此即為第一代之寧瑪瑜伽者繼而相續無斷傳承,歷經十二世紀以迄於今。   

蓮師抵藏之時,宮內已秘密傳出有一無上密乘之上師將傳金剛乘道之說。未幾,不少弟子即依止蓮師,精進修持。漸次,其中有超凡能力者冒出,蓮師即個別傳以甚深之修法及儀軌。了知西藏毗鄰各佛教國土經典之豐富及深邃,不少弟子即開始有系統地將顯密梵文經典取回,加以翻譯成藏文。  

吾現收集敦珠寧波車《甯瑪教史》中藏文傳略,恭初《大辭典》及吾對吾師蔣楊親尊羅爵教授之記憶以成。諸二十五大弟子,及其弟子亦負起早期將經綸翻成藏文之責(按:譯梵經為藏經),不少即存於收集寧瑪密法之《寧瑪十萬頌》中。時至今日,不少學者,仍未能察覺諸甯瑪譯師如毗盧渣那嘉華巴支移喜德確露汝曹山瑪寧青楚等之廣大譯事,故吾以為將此等名號,介與西方,實有其用處也。   

世紀以來,不少西藏佛教各派之大寶師 (寧波車) 已經甯瑪修法之口言教授及灌頂中獲利,瑾願對此古老直接傳承之記憶,與微妙力分與各人、留下種子,圓滿蓮師對金剛乘教法於世弘開之授記。

《蓮師二十五位弟子》

 

一、赤松德讚

西藏最具威力之王(755-97 AD.)赤松德真將其邊域遠推藏土之外,而其勢力遙及當時已知地域之三分之一,不滿於世成就,而欲統一雪峰之地佛陀之教法。以此之故,邀寂護菩薩以經意教藏人,十六戒律與大乘之熏修。具信於無上之佛教授,赤松德真更延請鄔金大師,具名蓮花生入藏,蓮師即帶入印度密法之內義與密教梵咒道之口耳傳授。即為藏王灌頂,為其與高法弟子開許諸佛壇城。藏王所供金花落於壇之中央達勒兮魯迦處。以此修法,藏王之心意遂與馬頭金剛無二而入於三摩地。

赤松德真寂護共研帶入之經典,乃決定將之由天竺(印度梵文)翻為藏文。以此之故,赤松德真遂遣過百大臣住習梵文。隨又帶回更多印度班智達所造之經論。後有啤瑪那密渣毗盧渣那之加入,於桑耶大寺中,將無數顯密梵文經論,翻成藏文。  

……赤松德真乃文殊化身,接受蓮師之全部教授,而為蓮師之法嗣,繼而傳下名為「羅本青波巴邁加索」之大圓滿教授。藏王造經論之疏釋,修習密法,而入於正定。此後,不少學者與譯師來自印度,獻上寶貴之舍利與珍寶。赤松德真乃以此修建松贊干布已開始營造之一百零八佛塔。以赤松德真之督導,佛法乃於全藏弘開猶如日光之普照。

 

二、移喜蹉嘉   

移喜蹉嘉蓮師最密切的弟子而能掌握大師之全部教授(按:精通梵文)於壇城之灌頂,她將花供投於普巴金剛,向其顯示原始覺性(移喜),與一切功德發放。本為赤松德真之妃嬪,得蓮師賜「蹉嘉」一名,意即「海之主者」。一日,移喜佛母於路上遇一剛死去的年青人,由悲湣其未亡之母故,乃使其複生。自此,當起周遊時,即解脫無數眾生於下趣之苦惱。   

移喜佛母常與蓮師交談,向其請益,並將其教授記下。以此,她即能請教密法之精要。由於博問強記,她將蓮師之教授記錄成高度之符號化、密碼化之傳本,只為高灌弟子方可瞭解者。她將此等傳本,或巖藏,寫於黃色之羊皮紙上,有等縮成一頁,有等較詳細而有多葉。該等傳本數以百計,小心包好,不受天氣及腐爛之破壞,藏於蓮師指定之地點中。   

蓮師離藏之後,移喜佛母與生遮移喜再度結集多冊關於蓮師之教授,包括「啤嗎唐益」蓮師廣傳。她常周遊西藏尼泊爾境,勸人發菩提心,並教以蓮師咒。據稱她在此世上超過二百年,而為大辯才天女之化身。她不曾死亡,而是化虹光到銅色山與蓮師會合。以其與蓮師無二故,一切灌頂,巖取者及悉地均來自移喜佛母。由其大慈悲行故,能使常念蓮師咒及修習其教授者得到覺悟。

 

三、毗盧渣那   

毗盧渣那西元八世紀人,生卒年不詳,蓮師之最恩寵之弟子。生於拉薩附近遮卡巴角族他是藏傳佛教「前弘期」初期的一位著名藏族密宗大師,也是藏傳佛教史上最早正式出家的「七覺士」或「七試人」之一。由於雙重身份,毗盧遮那在藏傳佛教特別在寧瑪派中享有盛名。據記載,其八歲時已於尼母的石上留下陷入的足印,以表其修持境界。作為寂護訓練七僧之一,赤松德真派往印度(精通梵文),就學於師列星哈,入夜,大師密至,授與阿的瑜伽之密法,以羊乳寫於白布者,師列星哈言:「將布熏於煙中,即可見其中之字,然應將此教授密藏。」毗盧渣那,即成為當時最受敬重之譯師(按:譯梵經為藏經),將三藏與般若教典以嚴謹與見地譯出。此後,受益於蓮師,故得編成八函寧瑪密法儀軌,包括普巴金剛馬頭金剛之續。   

 

四、生遮移喜   

生於藏西肥沃之地,得蓮師開許忿怒兮魯迦之壇城,生遮移喜將金花投於大威德金剛,顯露世間法之無常。當於桑耶隱蔽巖洞內,修密咒乘教授,觀想大威德與文殊時,突然間所有大威德壇城諸尊自然現前。修普巴金剛法時,勘破表像之局限性,而能以普巴杵將石碎為小塊,以此故,成為著名之大成就者。將日月之光芒,收攝入身,乃於自身悟出覺性光。   

朗達瑪之毀壞佛法時期,生遮移喜七次越過雪山求學於尼泊爾印度(精通梵文)。於此,其研習及翻譯大乘經典與甯瑪密續(按:譯梵經為藏經),再配合蓮師之口訣教授。於修無上密之瑪哈阿努阿的瑜伽時,修法乃得成熟。其成就與無畏使朗達瑪得知「大神通」之名,乃召生遮移喜入宮,王問:「汝具何力?任汝展視?」生遮移喜接受此挑戰,以指向空,念誦真言,一隻如犛牛大之蠍子站於其指尖,王大驚,不止於此,由大蠍(邪惡之吞噬者)出一金剛杵將附近之石碎而成沙。此足以懼朗達瑪而誓言不加害密咒之在家長髮者。   

生遮移喜乃寧瑪派之一重要喇嘛。曾於朗達瑪之暴政時期與移喜佛母結集蓮師秘藏之經卷。於此世上一一三年,其後,其弟子續將密法傳播,尤以普巴金剛法為主。

 

五、渣華卓揚   

生於東拉薩柏尤之南蘭族,渣華卓揚寂護訓練的菩薩之一。以守僧伽之淨戒,以其身、語、意之花供投向兮魯迦壇城,即與馬頭金剛無二。以表與本尊無分別,其頂上常現一馬首。以修離言說,無思境,「無修之馬」之無來去故,遠離一切造業,了知相與非相之無分,常顯無量光佛之覺性光而能將自身熔化為烈火。渣華卓揚曾承事藏王赤松德真而能將諸行融會為當下之自在之道。

 

六、南卡迎波   

以金心形狀之花供獻,南卡迎波得入楊德兮魯迦之壇城,而能融合佛陀嚴謹之教誨與隨起之大行。因「翻譯」與修習密咒道教法與大圓滿見(按:譯梵經為藏經),其能於原始覺性之空中,騎在日光之上。 

初春之某日,其侄因農店之售罄,問其取些種子以播種,南卡迎波答云:「既然連農商亦缺,吾乃一修行者,又何來可獲種子?」然仍取了些小石,命其磨碎播下,不久地上即長出各類之蔬果。 南卡迎波慣於在空中飛馳,一日在空中欲將念珠掉下一村莊,而當其俯身拾取,手指著地時,地下即長出五朵金花,花心顯出五空行母,繼而現出五塔,留存至今。

其弟子常獻食供求加持。然於一次,他欲頒下小石。以如空性之覺性加持之,乃變成寶貴之松石。南卡迎波長期於不丹之山巖修法而最後化虹光飛去。

 

七、移喜忠奴(即尼渣那咕嗎那)   

生於雅龍,受寂護所訓練而為毗盧渣那弟子儒達之教授,移喜忠奴掌握不少顯密教法而結集不少寧瑪初期之譯著。其出生時,兩黑羊狀如十字金剛杵現於喉間,表對我相及世法之出離。當蓮師灌頂許入壇城時,供於遷蹉兮魯迦得飲其誓水。當其與渣華卓揚住於雅龍之巖洞時,他化成一牛看渣華卓楊是否認得。又一次,化成乳駱駝於修洞中跳躍,然兩者均為渣華卓揚認出互相問安。

    移喜忠奴曾於啤嗎那密渣處修學普巴密法,其對普巴傳統之修習令其覺性生起,而可於巖中取出甘露。他亦名為尼渣那咕嗎那,而以密法之「大譯事」與大行馳名於世(按:譯梵經為藏經)

 

八、巴支移喜   

生於生德附近之博羅巴支移喜不斷研習及「翻譯」甯瑪密法(按:譯梵經為藏經),以「嗎母博唐」為主。於開發壇城之時,其華落於喇蔑兮魯迦處。當整個壇城顯現之時,身、語、意之攀緣即熔為原始覺性之大火。以其怒目即摧壞自作之障礙而能出人與非人於惡趣之苦及劣受,教其警覺性及死之必定至。他於雪嶺之巖中修行,而訓練出不少有成就之弟子及喇嘛。

 

九、巴支星嘰   

生於朗族巴支星嘰之父為生即打歌菩薩。八歲時以遍遊雪山,受嶺地格薩爾王之請,降伏鄔金之不少魔障。百零八遣往印度「譯師」之一(按:譯梵經為藏經)巴支星嘰成為蓮師心子。以其用心修習「唧頓嗟多」(即對世界之讚頌)儀軌之故,對因緣之交錯關係切實明瞭而遠離積集業果之顛倒追求。他曾到惡趣中解脫為妄執染汙之人與非人。現為居士,巴支星嘰將密法傳於兩妻所生之三子,他曾長處不丹附近之雪山修法,供於法之甘露。

 

十、那南多傑敦珠

    多傑敦珠生於渣龍族而為寂護蓮師入藏時期赤松德真之大臣,一日於極黑之巖中修法預見桑耶大廟將近完成之像,即從已封的巖洞門隙中出,至今仍可見此一通道。得入唯一壇城之時,其華落於即壇錯圖兮魯迦,於桑耶附近兮不列山巖修普巴金剛法時,斷除意之根而以普巴杵插入巖中表之。將自然心意處於任運,能於空中如風之遊行,剎那到各大洲。於往下的轉世中曾回渣龍於名為鳥巢處之紅巖「翻譯」密典及授以弟子大乘之教(按:譯梵經為藏經)以駑心氣,瞭解萬法之相對及不可得而逝。後再轉世為巖取者,又於近世為蔣楊親尊汪布

 

十一、阿渣雅移喜楊

    移喜楊蓮師密傳內典八大結集者之一(按:精通梵文)。於甚深修法中,了意於廣大如虛空的心的生滅,其覺性超乎時空而入於無念。以提其自心之清澈,能飛越至空行剎土而獲知巖藏經典之秘密紀錄法。由依從蓮師之指示,其將不少蓮師之心要口授藏於隱蔽之地點如石、深湖、巖洞及空中。稱為梵志(或班智達)或大導師,他以清晰、確切之教授見著。他障一切世染,而與舒波那巴住於山林,一天,他飛天而去了。

 

十二、舒波那巴

    以在家金匠故,舒波那巴體格健碩,常以傳統方法跏坐操作風箱及炭火。為善友移喜忠奴所攝受並得傳密典及口語註釋(按:精通梵文)。由修習普巴金剛之內儀軌,以清靜意之分別。由對無明與幻念之忿怒降伏,他能馴伏野虎。其住於野外山中之溪畔,直至離開世界。

 

十三、那南生移喜德

    那南生移喜德為寧瑪早期大「譯師」之一(按:譯梵經為藏經)。作為普巴密法之大師,勘悟萬法之幻像,能斷業縛,可於空中如鳥飛行。他更對以百計所譯經典的密意與微細差別特別敏銳,有如龍青巴尊者,理解寧瑪之密續及儀軌。此學者之僧人生於楊族,而早年被稱為梵的移喜德。於其一生中多次顯現神通,其教授那南普巴傳承至今仍作普巴金剛儀軌之修行。

 

十四、巴支汪朱

    巴支汪朱移喜佛母之兄弟,偕蓮師周遊全藏。如子之肖其父,巴支汪朱於修行中會悟蓮師之教授,而成蓮師之心子。結合密咒與手印,擎起普巴杵,以妙觀察智之劍,降伏萬法之幻像。只須將普巴杵一揚,可將熾然熱浪直迫其敵人將之降伏,消除心靈覺知之一切障礙。寶貴之在家大師,巴支汪朱常偕移喜佛母周遊全藏。在在處處均傳播早期寧瑪派之口耳教授。

 

十五、丁瑪渣孟   

生於康地之丁瑪渣孟,將藏字變成草書,以精通「梵文」他翻譯編寫蓮師教典之註腳,以其精心瞭解,洞識其密義。不少巖取者取出之精典,均由其手書而保存至今。渣孟能一次過多天不斷無誤背誦顯密教典,故能得無二心之清明,而不為時空概念所礙,在研習密典之後,常修儀軌,而隱於山林中。

 

十六、嘉華巴支

    譯師嘉華巴支早歲已被蓮師認定為印度大班智達之轉世,發願降生藏土,以「翻譯」傳播佛法(按:譯梵經為藏經)生於拉薩以北之啤布,為寂護訓練顯教七菩薩之一,亦為桑耶寺三大「譯師」之一。蓮師之指導,嘉華巴支研習密法能得法樂、輕安及諧和,使其得天眼。有宿命與未來通故,其天眼通使其得一切智而遠離習氣、除浮覺之障。其所譯甚多經典之外,嘉華巴支寫有甚多註釋以配合密典。其創之藏文楷體,風行一時,而存於不少寧瑪之巖庫。

 

十七、蘇部巴支星嘰   

生於赤松德真之族,而本為笨教之徒,巴支星嘰被藏王遣往迎接蓮師入藏。深研「梵文」多門教理後,請八著名學者入藏。受蓮師之指導,其修父、母及無二續,而超脫黑業之果受。

   以其修習,獲得不少悉地。一次欲度大河,以普巴杵觸水流,巨河分流,使可以徒步通過。另一次,以普巴杵放於石上,即可穿石而過。又一次,於桑耶附近尖蒲,以一普巴手印,即令河水倒流。常以生於笨教自嘲曰:「吾降自天族!」他曾積極參與桑耶寺之修繕而於東面建一大白塔。其又將一長管插於地上,即噴出酥油,分與各人沖茶之用。

    多年來,他曾於諸巖中修法,其傳承中亦有不少大師與僧人。巴支星嘰之廣傳及其不少翻譯仍存於藏中。

 

十八、謝渣華羅爵   

本為赤松德真之總管,渣華羅爵出家與成就八大悉地之而遮伽雅一同學習「梵文」。蓮師處得口語教授,能除輪迴種子,得童身寶。從修心意之「一」,具足圓滿,渣華羅爵從閻羅處救出其母及眾多有情,並將其屍變成純金,並藏之入巖及塔,為巖取者所取出。以修楊德兮魯迦,激起長壽,住於山林弘布佛法至三百年之久。

 

十九、佐賓車聰

   認出為印度大悉地之轉世,佐賓車聰生於博羅族,早歲已任運通達「梵文」蓮師曾授以多種密法,教其修習,憑密咒乘知一切大師轉世。對於難以思議者可即時洞識,用無染誠信而得如空之自在。以一手印即可引捉飛鳥,教之一切無常。示作居士,住於藏東肥沃山谷而後於卡托轉世為巖取者他陳多道多傑甯巴。(譯者註:亦即敦珠法王之上一世敦珠甯巴

 

二十、聽巴南卡  

聽巴南卡曾出席於笨教蓮師弟子之爭辯,而指出覺者亦無須分別是笨是佛。淩空而起以日月作鈸相擊,並云:「無須於眾生法界中熾然知識中加分別。」被笨教以為是其始祖之化身,聽巴南卡以金刀剃其發,受蓮師灌入密咒乘。及後,於山林中修法而入於離萬法之覺性。單以手印能將北方之野牛馴服,且能教化下三道苦途之眾生。他曾細校大圓滿心部等甚深佛典,對蓮師口語教授作「翻譯」與註釋而後來轉世為一巖取者。(按:譯梵經為藏經)

 

二十一、和珍巴支汪卓   

巴芝汪卓蓮師之在家弟子並受許多秘密教授,作為具才智之譯師 (按:譯梵經為藏經) ,進入忿怒密尊之壇城時,斷除對法之幻執。以其觀修,將黑業與障礙轉化而入無二之流,溶入自發智慧之巨河。仍保有其種姓卡嗎傳承,及修習其口語教授。

 

二十二、瑪甯青楚

生於中藏族,甯青楚寂護訓練之僧,而為蓮師灌入密咒道。將物質界觀為意念之結晶,於諸巖中無須食用而修,將石化為甘露而食。作為經疏之「譯師」(按:譯梵經為藏經),通達龍樹之教法而於桑耶寺與中國大乘和尚辯經(七九二--四),他更從密師啤嗎那密渣學習,而得幻化續及密集金剛續之教授。甯青楚為八大學者之一,而譯有《瑪哈瑜伽》之密典,包括十八主要密續,其根本為「朱蒲生巴寧布」。其一生中,寫有蓮師啤嗎那密渣及佛密著作之二百五十註釋,內含大圓滿阿的瑜伽之精要。   

朗達瑪死後,甯青楚東行往地將《瑪哈瑜伽》密法傳於朱姑甯青桑尼,而繼續傳播其註釋密法之法。此等教法仍存於康地(朱蒲康陸嗎)。作為甯瑪巴最重要之導師,瑪甯青楚曾多次轉世作為巖取者以開發密藏。

 

二十三、哈龍巴支多傑   

巴支多傑生於拉薩附近(聶其卡母朗),而東行至漢藏邊界。以悟世法之無常,聞桑耶遇佛教大師之名,乃與二兄弟前往中藏。於此從學於啤瑪那密渣,並受蓮師灌入密咒道之口語教授蓮師離藏之後,周遊於山中住巖而修。一次於山峰修法被大風吹到一隱蔽山林,而自此即有不少神通。住於等持,能空過巖穀,在山中飛行。

巴支多傑耶俾梨寧布巖中修法,聞朗達瑪之毀法,乃往赴將此瘋王度脫,免再造業。於是穿上一身黑衣以炭塗面,騎白馬而往,巴支多傑拉薩時,藏王正觀調神戲。混入舞中,以慈心發箭,至王葬而返,於孚布河畔洗刷其馬。續行至藏東續於山中為眾生苦修法。經長壽獨修,其身化虹光而去。

 

二十四、蘭佐君楚忠蘭

君楚忠蘭生於尚他尼(北黑馬)而名為朗度南,為赤松德真之一重臣。亦為蓮師之密弟子,受大圓滿領體之教授----對當體之直截經驗。於身心之無作意,觀空與相之無別----如風、氣之無別----而了知覺性如虛空之遍滿。以雷電及金剛杵,他將其淨覺之忿怒杵用以解脫人與非人之焦慮與畏縮。當其壽盡,此在家「譯師」化成光圈(按:譯梵經為藏經)。循其傳承他陸多嗎巴,再此轉世為巖取者那拿甯巴

 

二十五、那森渣華蔣操

 西藏八大自學師之一的渣華蔣操,接受蓮師之密咒教授而成具模範之僧人與「譯師」(按:譯梵經為藏經)蓮師離藏之時,召弟子群集他罵,或名雜色龍之地。於此,蓮師以廿一日宣示法要,將儀軌、密咒、觀想、禪修正定及多種修習方法之要訣再最後開示,此時,蓮師渣華蔣操入法界壇城,而於當體之無生死,坐於不變法界中。

 

下面補附上二位密教大師:

 

那洛巴(馬爾巴之師)

(?1039西藏 Na-ro-pa印度佛教末期十世紀末之學僧亦為密教之大成就師。其梵名為 Nadapada(又名 Narottama-pada)。為西藏佛教祕敕派(藏 Bkah-rgyud-pa)創始者馬爾巴(藏 Mar-pa,十一世紀)之師。在祕敕派中,被尊崇為傳承帝羅巴(藏 Ti-lo-pa,又名 Tilli-pa Te-lo-pa)之第二祖。

依據毘摩卡爾孛(藏 Pad-madkar-po)所作之傳記,那洛巴於十世紀末,出生於迦濕彌羅婆羅門家。出家後即住於那爛陀寺修學,精通佛學(精通梵文),名望頗盛,故居那爛陀寺學頭之位。其著作收於《西藏大藏經丹珠爾部》中者有十四種,重要者為《時輪》《灌頂略說註釋》等,另有《金剛瑜祇母成就法》、《五次第集明解》等著作。──上述相關資料來源:《多羅那他印度佛教史》。A. Grynwedel: Die Legenden des Naro-pa, Leipzig, 1933W.Y. Evans-Wentz: Yoga und Geheimlehren Tibets, Mynchen Planegg, 1937H. Hoffmann: Die Religionen Tibets, Mynchen, 1956

 

瑪爾巴·卻吉洛哲大師

馬爾巴 Mar-pa lo-tsa-ba, 101 21097瑪爾巴·卻吉洛哲,是藏傳佛教「後弘期」初期的著名密宗大師,又是藏傳佛教噶舉派的創始人,在藏傳佛教史上享有盛名。生在西藏山南地區洛紮秋切卓窩隆拍薩村為「噶舉派」藏 Bkah-brgyud-pa)之創始者。年十五。因一心欲為翻譯僧,故熱心學習梵語,並曾至印度留學。歸國後,傳密法給密勒日巴(藏 Mi-la ras-pa, 10381122)。

依據查同傑布所著的《瑪爾巴譯師傳》,瑪爾巴第一次赴印度求法,在那裏住了十二年,第二次赴印度住了六年,第三次去印度住了三年,加在一起,瑪爾巴印度求法留學達二十一年。由此可見,瑪爾巴大師一生追求佛法,特別是追求實修的密法(按:梵經梵咒原典的密法),為此不僅耗費了大量的財力,而且也付出了巨大的精力,最終在他所追求的事業上獲得了成功。

 

小結:

  本篇有關藏密佛教大師資料上的整理主要是勸諸位持藏咒者能對梵咒「有信心」,進而發心習學梵咒。蓮花生大士及其二十五位弟子皆以持誦梵咒、梵經為準,為了讓佛法順利傳入西藏,故將大量的梵經梵咒轉譯為藏經藏咒,追其源流,仍是以「梵經、梵咒」為上,故推薦諸位初習學咒語者,應儘量以最原始的「梵音」為第一學習目標。